不再一樣

Jeffrey Lee 李家晉

我在香港長大。雖然我在一間基督教中學讀書,但是我沒有完全了解基督教。可能我的婆婆是相信民間道教。由少到大我跟婆婆拜很多神,燒很多香。

但當我越來越大嘅時候,總係覺得這些神與我生活係無關。我不感覺這些神的存在,對我內心也沒有什麼影響。記得有一年高中,要考中學高考入大學。心中感到恐懼孤單無助。一晚與爸爸食完飯,有人在街中派單張,是一間教會嘅佈道會。這時候,好想再次認識這個神。於是當晚我就去了這個佈道會。不知道為何,我雖然知道基本的聖經知識,例如耶穌基督釘十字架上為我們死,這些訊息我由細到大都記得,但當晚我再次聽這個信息的時候,我不斷喊。 記得當時隻手亦都不斷震動,我舉起手決定相信這個主耶穌基督。當晚牧師為我做一個認罪決志祈禱。由從前只跟隨婆婆敬拜偶像,現在只跟隨耶穌基督。

自從那日開始,我星期日返教會,早上主日學。因為我想多認識耶穌基督。1992年一家移民美國,我第一件事,就是找教會。於是去了家中附近的教會,繼續崇拜以及主日學參加團契。同年1992年在國語浸信會接受浸禮,與基督一同埋葬,一齊復活

信了主後,人生的價值觀有了改變。從前的我,非常自卑。因為在學校經常給同學欺負。所以我覺得自己沒有價值。當時我不斷敬拜偶像,希望從那些假神中得到祝福。我信主之後,學習將我人生的價值觀應放在永恆國度嘅裏面,因為我相信我的價值在神眼中是寶貴的。我漸漸發覺我看事情有唔同,神在我生活中有了改變,於是好想將這個好訊息傳給一啲未接受耶穌基督的人。在人生中,雖然有起有落,也有不如意的事情。我不斷學習將這些事情交託。學習神給我信心的功課。

加入了核桃市第一華人浸信會這個大家庭。亦會參與小組,彼此肢體扶持。也積極參與主日學,從中更加認識神。希望可參與教會的事工,建立神的國度。

Jacqueline Sam 岑敏儀

我從小雖然在基督教學校長大,但爸爸卻是無神論者及媽媽是拜佛的。在學校上聖經課的時候,往往都心不在焉。因父母做生意壓力甚大,很多時候意見不合,所以我從小就在父母爭吵中長大。差不多每一晚都以淚洗面及活在恐懼不安之中。

大概在我13歲左右,有一位朋友帶我去葛培理佈道會。雖然小時候老師常常與我們說聖經故事,但其實自己一點也沒有放在心上。當我在這佈道會中再次聽到福音時,仿如初次聽見福音一樣,對我心靈的那種震撼難以用文字去形容。原來有一位神無條件地深愛着我,甚至為世上所有罪人犧牲祂的獨生子耶穌,為的是要拯救我們脫離罪惡,與神和好。對一個感受不到真愛,無法信任別人,和自我價值極低的我,馬上便接受福音。但無奈之後的八、九年之間,我不但沒有去教會更進一步認識神,而且更背道而馳。

終於在1996年,我面對人生的交叉點中,我再一次呼求神。那時我正要決定留美升學,還是回香港跟父母一起面對生意的危機。我知道無論我行那一條路,都難以預測將來要面對哪些後果。當我決心安靜下來禱告時,才發現原來神從來沒有離開過我,祂垂聽了我的禱告及明確地給予指引,為我開路。我親身經歷到神的愛,寬恕和憐憫。我在主面前痛悔,求神赦免,並於1997年受浸,公開宣告主耶穌基督是我生命的主。

回轉之後,雖然靈性有高有低,但我立志一生追求及事奉主。過去曾經有八、九年的時間沒有去教會更認識神,實在走了不少冤枉路,作了很多自以為是的事。但就是因為這些年少時的經歷,現在我更重視教養下一代,帶領他們更親近神和緊緊的跟隨祂。 

在人生起伏及各種事奉中,神不斷地陶造我。信主前的我只隨着自己的意思而行,這些年來我不斷學習順服神的話語及聆聽聖靈的引導而過生活。以前的我常情緒低落及抱着怨恨,尤其是對我的父母。但信主後我明白到原來每一個人都有罪,受着罪的捆綁。慢慢地我學會體諒父母親,因為神連我這樣子的罪人也寬恕了。神的恩典更遠遠超過我所想的,媽媽更在兩年前除下偶像,信主受浸呢!

我相信神的愛能化解人與人之間的隔膜。加入核桃市第一華人浸信會之後,我希望繼續能與弟兄姊妹互相配搭,在主內一同成長,以生命影響生命,帶領更多的人與神和好和得着救恩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