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uched by an Angel 神差派了天使

左至右:Jonathan 先生, 太太 Marie, 女兒 Stephanie, 媳婦 Hannah, 兒子 Timothy

以下是核桃市第一華人浸信會會友 Marie and Jonathan Lau 的親身經歷,與大家分享,彼此鼓勵:

新冠狀病毒是一種肉眼看不見的微生物,它使我們的世界顛倒了。在過去的三十天裡,誰能想到:

•握手或擁抱是我們負擔不起的奢侈品

•兩個人之間的距離至少保持六英尺

•面罩成為我們外出時必須有的装束

•咳嗽或發燒的症狀可能會威脅生命

•家居成為我們被指令要留守、避疫的地方

對我來說,我無法想像自己會陷入失去親人的邊緣。

三月廿五日(星期三),我丈夫Jonathan感到身體嚴重疼痛並有低燒。在醫生的建議下,他服用抗生素並要留在家裡進行持續觀察。接下來幾天他的病沒有好轉。因此,我們週日(三月廿九日)到急診室,看他是否可以接受COVID(新冠狀病毒)的測試。他獨自一人坐在急診室外面的長椅上兩個小時後,終於見到急診醫生,給他驗血和做胸部X光檢查。但當時他的情況不是太差,不能接受冠狀病毒檢測。再等待一個小時後,血液檢查結果僅證實他沒有流感,胸部X光檢查顯示他患有輕微肺炎。結果,他只可回家了。

在接下來的幾天中,其他症狀開始顯現:高燒,咳嗽和呼吸短促。醫生開始用一套新藥治療他。我開始通過血氧計監測他的氧氣飽和度水平。對於正常健康的人,該水平應高於97%。四月二日星期四早晨,他的氧氣水平降至90%以下。我再送他去急診室。由於他太虛弱而無法走路,醫護人員用輪椅推他進入醫院。

在接下來的七十二小時裡,上帝握住我的手,與我同行,讓我經歷衪在我們生命中的美好。衪給了我三段經文來指導我的每一步:

因為我們行事為人,是憑着信心,不是憑着眼見。”— 哥林多後書五章七節

Jonathan立即要留院。在疫情大流行期間,醫院實行了新的 “禁止訪客” 政策,我只可以通過醫務人員了解他的情況,因他虛弱到連電話也不能打。在星期四晚上,我接到醫生打來的電話,知道他病情一般,給他用氧氣和藥物,繼續觀察。在不能在他身邊的情況下,我只好相信醫護人員會照顧他,更信靠上帝的看顧。

但是,在廿四小時後的星期五下午(四月三日),他的病情從一般轉為嚴重。他需要更多的氧氣。千辛萬苦才可以從床行去洗手間。呼吸一口空氣更要用盡體力。醫生不得不將他轉到重症監護病房(ICU)進行更密切的監測,更要用高流量氧氣設備,該設備通過鼻導管輸送100%加熱和濕潤的氧氣……醫生推測他將需要在醫院住很長時間。

雖然如此,我仍然充滿信心:

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見到耶和華的恩惠,就早已喪膽了。要等待耶和華,當壯膽,堅固你的心,我再說,等候耶和華。”—詩篇廿七章十三、十四節。

在星期六早晨(四月四日),COVID病毒測試結果被確認為陽性。儘管他有意識,但他感到非常虛弱。醫生警告我,接下來的廿四至四十八小時非常關鍵。如果病情沒有得到改善,許多COVID患者通常會在這段時間左右開始出現”急性呼吸窘迫綜合症” (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)。如果發生這種情況,他們別無選擇,只能用呼吸機。他們會竭盡所能幫助他。目的是建立他自己的免疫系統來抵抗這種病毒。

我通過電話給他打氣、鼓勵。我告訴他,我們將禁食並為他祈禱。很多弟兄弟姊妹也為他祈求。

我從未感到如此無能為力,軟弱及害怕。但是,我的確意識到,除了向上帝大聲呼喚和等待外,我無能為力…….

我們不至消滅,是出於耶和華諸般的慈愛,是因他的憐憫,不至斷絕。每早晨都是新的,你的誠實,極其廣大”–耶利米哀歌三章廿二、廿三節